网站公告:
全国服务热线: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杀妻藏尸案二审择日宣判!被告否认预谋杀人检
添加时间:2019-03-14 23:39 来源:未知 作者:3730.com新葡京娱乐

  距一审宣判过去近4个月后,备受关注的上海虹口“杀妻藏尸冰柜”案今日迎来二审。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称,二审庭审中,朱晓东上诉辩称其不是预谋杀人,系自首,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朱晓东辩护人认为,本案系因婚姻家庭矛盾而引发的突发性犯罪,朱晓东系自首,认罪悔罪,建议对朱从轻处罚。诉讼代理人认为,朱晓东系预谋杀人,手段极其残忍,主观恶性极大,请求二审维持原判。检察机关认为,原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13时23分,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8月23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朱晓东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朱晓东于当天上诉。被害人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表示,因被告方提交了新的证据,公诉方需要时间查阅,故原定于10月29日开庭的二审延期。

  此前,该案的主要公诉人许靖曾称,检察机关可以认定被告人朱晓东为自首,但不能从轻或减轻处罚,量刑建议就是死刑。“之所以建议对他判处死刑的依据在于,他的犯罪手段的恶劣、犯罪后果的严重,包括他没有认罪悔罪。这是对法律的尊重。”

  12月13日上午10点,上海“杀妻藏尸冰柜案”二审在上海高院第五法庭开庭。

  13日凌晨5时,天还未亮,杨敢连便早早起床。5点21分,他告诉南都记者,相比一审开庭前夜因焦虑而睡不好觉,目前家人的情绪都较为平静。“二审结束后,也不去女儿的墓地,等22日冬至日时再去她的墓地扫祭,那天再告诉她庭审结果。”

  出门前,他照例在女儿的黑白遗像前,上了一柱长香。阴雨多日的上海,今天稍稍放晴,但仍寒意逼人。夫妻俩7点半从家出来,9点20分到达法院。由于一审时以证人的身份出庭,按照规定,杨敢连将无法在二审时入庭,改由杨俪萍的舅舅和表姐进入法庭旁听。

  10点开庭,杨敢连和家人在法院门前等候,他表示相信法院的公正处理,被告方提供的新证据将不会影响判决结果。

  “对于明日的庭审,我们做好了充分准备,上诉内容、证据材料等已进行认真研究,将全力维护被害人的权利。”杨家的代理律师樊颙12月12日午间告诉南都记者,被告方在一审上诉期更换了律师。

  二审庭审中,朱晓东上诉辩称其不是预谋杀人,系自首,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透露,法庭对朱晓东故意杀人的事实进行了调查,对一审认定的证据进行了质证,上诉人朱晓东、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检察机关分别发表了意见,朱晓东作了最后陈述。辩护人认为,本案系因婚姻家庭矛盾而引发的突发性犯罪,朱晓东系自首,认罪悔罪,建议对朱从轻处罚。诉讼代理人认为,朱晓东系预谋杀人,手段极其残忍,主观恶性极大,请求二审维持原判。检察机关认为,原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6年10月17日,犯罪嫌疑人朱晓东在家中和妻子杨俪萍发生争吵,用双手扼住杨俪萍颈部致其死亡。之后,朱晓东将妻子的尸体藏在冰柜中100余天,并伪造妻子仍在世的假象。次年2月1日,朱晓东将杀妻藏尸一事告知其父母,并在父母陪同下投案。

  今年10月17日,恰逢农历重阳节,杨敢连在微博感怀:“那年的秋日,你被害,使爸爸失去了心爱的小棉袄,妈妈失去了心爱的宝贝,每次在家整理、打扫卫生,物是人非的感触只有我们知情,对我们的打击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爱女,深秋初冬是寒冷的,但是人们的热心是永存的,那么多人都在关注你,为你的不幸怜惜,也在支持我们。”重阳节当日祭奠后,他在微博上写道,“相信今年的这个时节定有收获,也不会让我们感到寒冷。”

  一审结果宣判后,朱晓东母亲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相信儿子是一时失手,并非预谋杀妻,她认为朱晓东的自首被法院忽略了。

  “检察机关认为可以认定被告人朱晓东为自首,但不能从轻或减轻处罚,公诉人的量刑建议就是死刑。”2017年11月29日上午,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公诉处副处长许靖在法庭上发表公诉意见时说。

  据《检察日报》披露,庭审中许靖多次对被告人发问交锋,“我们作为公诉人,在法庭上履行职务时必须客观揭示犯罪事实和申明法律依据。”

  “你作案后拿着杨俪萍的身份证和她银行账户的钱款去旅游的时候,是一个人去的还是和其他人一起去的?”

  “你说你一直在纠结是自杀,还是要去自首。但我们只看到你花着杨俪萍的钱去旅游,和异性开房,短短三个月花了20多万元,这和你说一直要自杀、自首,有什么关系?”

  “你的意思就是你需要通过不断的外出旅游的方式,通过不断的和其他异性开房的方式来不断麻痹自己的大脑?”

  法庭上,许靖连续发问,让被告人自己回答,来客观揭示其犯罪行为的恶劣性质,以及肆意挥霍享乐的事实及被迫自首时的心态,揭示出被告人无悔罪表现,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虽然认定自首但依法不能予以从轻处罚的事实和法律依据。

  许靖称,在20多年的公诉生涯中,这样恶劣的被告人并不多见,但不能以所谓的“50万人网络投票表决”作为依据,“公诉人之所以建议对他判处死刑的依据在于,他的犯罪手段的恶劣、犯罪后果的严重,包括他没有认罪悔罪。这是对法律的尊重。”